欧洲的未来在哪里?法国和德国有不同的想法,他们是否愿意冒险是关键。

来源:北都资讯    时间:2020-11-20 20:08:26

这两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姆公开表达了不同的观点。马克龙认为欧洲需要保持中美之间的独立和更大的自治,而卡伦鲍姆则认为欧洲应该放弃自治的幻想,回到与美国合作的空间。

马克龙一直积极主张在欧洲寻求独立,这也是法国在二战后一直试图追求的一个战略目标。因此,法国总是对北约半心半意,偶尔也会在一些问题上与美国表达分歧。另一方面,德国对此并不特别清楚,但作为欧洲真正的中心,德国在特朗普时代寻求独立的声音也有所增加,但就连默克尔的态度也更为稳定。卡伦鲍姆的声音有点落后于默克尔,但总体上仍处于德国通常的地位。当然,美国人不认为他们需要太认真地对待法国和德国。马克龙和卡伦鲍姆正在和不同的人交谈。

欧洲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复杂。一方面,二战后,美国实际上控制了欧洲国家的防务,这使得欧洲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国防开支,以提高福利。但另一方面,美国对欧洲防务的控制也剥夺了欧洲投资于国防技术等尖端领域的动力,而由于需求下降,现有的尖端制造业不得不被美国吸收。此外,军事工业的削弱也将限制许多现代国家控制当地地区的手段,欧洲内部的和平,但在分离主义面前往往是软弱的。因此,美国对欧洲的控制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让欧洲好好生活,另一方面让欧洲失去领导下一次技术革命的可能性。

对欧洲而言,中国的崛起实际上是个好消息,它听起来并不像听上去那么敌对。原因是,中国的崛起将让欧洲能够平衡美国的压力,阻止美国随意利用欧洲。与此同时,作为一个不同于欧洲的文明,中国可以利用意识形态的旗帜来抑制中国可能产生的影响,换句话说,它们更容易利用中国的意识形态优势。如果欧洲要寻求更大的独立性,就更容易利用中国挑战美国的控制权,而不是直接挑战美国。

法德之间的分歧也可能是关于欧洲未来的争论,即欧洲是否想要回到19世纪的世界中心地位。除了美国,欧洲最大的障碍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重返独立需要大量投资,这势必排挤福利和公共服务支出,作为重组和组建欧洲独立国防工业,尖端制造业和欧洲军队的基础。那么一直不相上下的欧洲真的为此做好准备了吗?鉴于欧洲国家现在普遍占0。7%或2。占gdp的5%,至少需要提高到4%左右,才能达到美国和中国的水平。同时,对德国来说,保持欧洲中心地位将意味着比任何国家都要花费更多的钱,因此法国相对比德国更有准备,马克龙自然也更愿意推动独立欧洲的出现。。

他说:除了实际因素外,德国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国家,在欧洲也存在民族主义薄弱的问题。另一方面,法国在欧洲一直是一个非常民族主义的国家。这也意味着独立一直是法国政治精英不可避免的价值取向,而对于德国政治精英来说,独立并不一定是必须追求的东西。现在默克尔不再打算在2021年继续竞选,德国即将进入后默克尔时代,默克尔自己的意愿已变得不那么直率,可能会出现声音,而此时与法国保持一致也不是偶然,也不代表德国的最终态度。

无论马克龙和卡伦鲍姆的分歧有多大,欧洲要想独立并组建自己的欧洲军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一个试图脱离美国作为一个整体独立的欧洲,对中国来说也更好。除非美国能够真正重建另一套游戏,多极化的趋势是无法阻挡的。

上一篇:长良:电子商务对农民的培训

下一篇:最后一页